河南南陽:讓老年人更好融入數字生活

詳細介紹

讓老年人更好融入數字生活


8952bb32efdb13defe51b390168d400.jpg

南陽市第一人民醫院導醫為老人講解如何註冊開通“就醫一卡通”。


  移動支付、預約掛號、掃碼通行、網絡約車……數字技術快速發展,移動化、智能化、個性化消費走進千家萬户,也同樣影響着老年羣體。讓老年人更好融入數字生活,是社會發展應盡之責,也是時代進步題中之義。


  南陽市老年人融入數字生活情況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有沒有碰到困難?近日,記者走訪了醫院、銀行、超市及部分相關單位。


53577e219db41b90adcc22ff9a0dc0c.jpg

市民嘗試使用智能櫃枱機進行人臉識別認證。


  智能技術  讓老年人無法置身事外


  “咋用微信支付?我昨天還會呢,今天又忘了。”在南陽市城區文化路一家超市購物的70歲老人王祥林站在收銀台前,不知道怎麼用手機付款。“打開微信,點擊右上角的加號,再點收付款就可以了。”在超市收銀員的指導下,老人終於想起來如何操作。


  王祥林告訴記者,他剛剛學會微信支付,這幾次出來買菜都嘗試着使用。有一次微信裏錢不夠了,收銀員讓他換個方式支付,他不知道該咋辦,只好打電話讓女兒給他微信轉錢,這才付款成功。


  “手機上的字太小了,很容易看不清。視頻聊天、發表情包我都會,就是微信支付經常忘了咋操作,每次都得問女兒。”王祥林無奈地説。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一些老人雖然會上網,能使用微信基本聊天功能,但網絡購物、手機支付等稍微複雜點的操作對他們來説還存在一定困難。有些上了年紀的老人怕外出購物麻煩,擔心不會手機支付、商家沒零錢找等,乾脆閉門不出,等兒女下班回來把需要的東西買回家。


  “前些時候,閨女給家裏換了台網絡電視機,打開後操作界面太複雜,找個想看的節目很費勁。每天只能等閨女下班回來幫我把電視打開才能看。”家住卧龍區七一街道的丁大爺説。為了不給子女添麻煩,丁大爺讓女兒把開機步驟一一寫在紙上,他每次按圖索驥,這才逐漸學會使用網絡電視。


  面對數碼生活洪流,老年人很難置身事外。當“數字化”遇到“老齡化”,一方面老年人的生活因“數字化”而更便利,另一方面,跟不上“數字化”發展步伐的老年人也會顯得力不從心。買菜、繳納水電費、社保認證等很多事項,都需要通過“掃一掃”或者在五花八門的APP上完成,這讓很多老年人無法置身事外。


  在市城區梅溪路一家藥店,幾位老人圍着工作人員詢問如何激活醫保電子憑證。老人們普遍擔心的是,沒有醫保電子憑證就無法買藥。“激活醫保電子憑證是為了方便居民買藥,不用刷卡、只用掃碼就可以。沒有激活電子憑證也不影響你們使用醫保卡。”經過藥店工作人員一番解釋,老人們才恍然大悟。


  數字時代  不能落下那些年邁身影


  讓老年人充分參與並享受數字化生活,不僅是社會責任的要求,更是適應老齡化社會到來的必然舉措。未來老年人養老,數字化、智能化程度會更高,培養老年人的數字生活習慣具有重要意義。


  因為疫情,“雲”生活蔚然成風。市衞健委老齡事業發展中心的工作人員通過走訪社區發現,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的意願非常強烈,但實際操作起來還存在不少困難。


  “在2020年敬老月期間,我們開展了社區老年人智能手機培訓活動,組織社工和志願者走進市城區14個社區及單位,一對一教授老人基礎性操作。”市衞健委老齡事業發展中心主任顧蕾告訴記者。


  從智能手機的基本設置、拍照、美圖、微信、抖音,到健康碼掃碼、手機預約掛號、手機支付等操作,志願者們都一對一、手把手耐心講解,參加活動的老年人學得很認真。


  卧龍區梅溪街道梅溪社區的王奶奶學會用微信視頻聊天后,立即與遠在外地上大學的孫女進行視頻通話,喜悦之情溢於言表;宛城區東關街道玄妙觀社區的李奶奶通過學習,各種掃碼、網購支付對她來説都不在話下;宛城區新華街道王府山社區的張爺爺學會網購後,馬上在淘寶上為老伴訂了生日禮物……


  “通過開展培訓,我們能深切感受到老人們渴望學習新技術、掌握新技能的迫切心情。我們也希望加大智能手機使用教程的普及力度,讓更多老人緊跟時代步伐,享受與時俱進的智能生活。”顧蕾説。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目前智能手機在城市老年人中的普及率比較高,60歲~75歲老人學習智能手機運用的意願比較強烈,也不乏一些熟練運用智能手機的老人。


  在市老幹部大學,學員們通過選修手機課,大部分都能熟練運用智能手機,並進行手機支付、網購等基本操作,一些學員還嘗試製作抖音短視頻、美篇等,通過手機開展全民K歌、網上詩朗誦,充分享受數字時代帶來的無限樂趣。


  今年62歲的黃蘇宛就是其中一員。“就我本人來説,我覺得自己沒有落後於時代,現在用起智能手機來還算得心應手,用微信、支付寶、淘寶、拼多多等完全沒有問題。”黃蘇宛説。


  市老幹部大學朗誦藝術團團長韓偉川説,數字生活實在太便捷了。前不久,他去小區門口的超市買菜,結賬時發現忘帶手機了,因為習慣了手機支付,身上也沒帶零錢,正不知所措時,收銀員告訴他只要在支付寶實名認證過,刷臉就可以支付。體驗了一把刷臉支付,韓偉川感覺更應該緊跟時代步伐。


  “不是所有老年人都適應不了互聯網時代。但的確有些客觀因素不能忽略,那就是老年人對新事物適應相對較慢。”64歲的苗欣然老人説。雖然學習使用智能手機時間不長,但擅於擺弄電子產品的苗欣然,很快就熟練掌握了智能手機的操作,熱衷攝影的他還經常使用手機制作短視頻、美篇,各種設計創意無限,為他的晚年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


  市衞健委有關負責人表示,雖然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開始學習使用智能設備,但仍有不少老人心存顧慮,部分老年人對智能設備不會用、不敢用。開展智能手機培訓活動,正是為了幫助老人們享受到科技進步帶來的便利,讓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更有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完善服務  傳統與智能化創新並行


  “不願使用手機支付,説到底是擔心。”家住宛城區東關街道的劉大爺説。雖然對使用手機給生活帶來的便利感受頗深,但購物結賬時他還是選擇用現金支付,去銀行存取款,他仍然習慣用存摺,在他看來,安全是首先要考慮的問題。


  目前,數字化發展尚未達到充分發達的階段,還處於傳統社會向數字化社會逐漸過渡的時期,公共服務需要不斷完善,應兼顧老年用户的習慣,讓傳統習慣與智能化創新並行。


  在市行政審批服務中心,為給不會使用智能手機掃碼的老年人提供便利,該中心專門設置了老年人通道,大廳內還設有學雷鋒志願服務站等,有志願者引導服務,可以為老年人、殘障人等羣體提供諮詢、引導、幫辦和代辦服務。市政務服務和大數據管理局政務環境科負責人房萬鑫説,在優化“互聯網+政務服務”的同時,為方便老年人辦理涉及醫療、社保、民政等與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事項,各級實體辦事大廳提供並支持現金和銀行卡支付服務,提升“一站式”服務能力。為讓老年人辦事少跑腿,各級各部門還將建立健全老年人預約上門辦理服務機制,並將開啓授權代理、親友代辦等功能,方便不使用或不會操作智能手機的老年人網上辦事。


  市文明辦在組織開展的2021年元旦春節期間志願服務關愛行動中,特別指出要重點做好老年人羣體的數字化便民服務,通過人工通道、證件號記錄等手段協助快速便捷辦理業務,並組織志願者在車站、售票網點,幫助不熟悉手機客户端購票、自動售票機的旅客辦理車票業務。


  市城區各大醫院雖然推廣使用就醫一卡通,但不會進行網上操作的居民也可以通過窗口辦理掛號等;同時逐步優化入院掃碼流程,對於不會使用智能手機掃碼的居民,可以登記身份證測量體温後進入。


  在市城區七一路的幾家銀行網點,記者看到,大廳內增設了不少智能櫃枱機,方便羣眾辦理業務,排長隊的現象減少。“來辦理業務的老年人中不乏嘗試用手機辦理的,但大多數老人還是認為到櫃枱辦理更放心。”七一路某銀行網點工作人員説。有些老人因不會操作自助設備,擔心按錯鍵,交易不安全;有些老人覺得手機本身不安全,一旦被偷或者中病毒,錢就沒了。


  通力合作  幫老年人跨越“數字鴻溝”


志願者進社區開展智能手機培訓服務。


  科技進步、數字變革正在深刻地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也讓社會管理更加高效。互聯網、智能手機等能給老年人帶來豐富的移動生活,但也伴隨着使用障礙。


  針對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遇到的種種“痛點”“難點”,2020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就進一步推動解決老年人在運用智能技術方面遇到的困難作出部署;為切實落實這一實施方案,2020年12月,全國老齡辦決定開展“智慧助老”行動,計劃用3年時間,動員社會各方力量,推進適老化改造升級,幫助老年人更好地適應信息社會的發展,提升老年人在運用智能技術方面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今年1月10日,省發改委、省衞健委聯合印發《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工作方案》,聚焦老年人日常生活涉及的防疫、出行、就醫、消費、文娛、辦事、通信等7類高頻事項和服務場景,明確18項重點任務,推動我省1623萬名老年人享受智能化服務更加普遍,傳統服務方式更加完善。日前,市政務服務和大數據管理局印發《關於做好便利老年人等羣體辦事服務工作的通知》,以進一步提升老年人申辦政務服務的便利化水平。


  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科長張興説,政府應充分發揮主導和推動作用,為老年人、特別是農村老年人掃清“數字生活”基礎設施障礙,加快養老智慧平台建設,為老人提供多樣化、個性化服務;引導養老機構為老年人提供智能手機培訓,加大普及力度,滿足老年人對智慧養老方面的需求。同時網絡監管部門也應進一步完善管理制度,營造風清氣正的信息環境與隱私安全的互聯網文化,推動老年人數字素養教育,支持老年人愉悦地利用數字化提升生存質量。


  南陽益博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主任王玉建議,堅持傳統服務與智能創新相結合,在各類日常生活場景中,必須保留老年人熟悉的傳統服務方式,為廣大老年人提供更周全、更貼心、更直接的便利化服務。同時不斷提升老年人融入數字生活的質量,提供適老化產品、開設智能培訓班、開展個性化服務等,讓老年人充分享受數字生活。社區可以構建常態化幫扶機制,提供精準化、精細化服務,建立常態化的志願服務體系,讓社區居家老年人可以通過電話或面對面的方式,尋求志願者幫助。


  顧蕾説,家庭成員也應當好數字生活的“帶路人”。當老年人僅靠既有的生活經驗和知識儲備無法適應新的數字設備和數字思維時,家庭是反哺的主要發生地。當他們需要求助時,最信任的人是自己的子女,子女應多關心、鼓勵父母,讓他們充分體會到數字生活的樂趣。(全媒體記者 段平 文/圖)


智能時代  莫讓老年人掉隊

段 平


  “互聯網+”時代,一部智能手機“網羅天下”,技術的進步給人們的衣食住行帶來便捷以及無限的可能性。社會快速發展的過程中,如何幫助老年人順利融入時代大潮,是考驗智能化時代是否真正便利廣大羣眾的指標之一。


  彌合“數字鴻溝”,既需要技術支持,也需要社會共同努力。從家庭層面來講,年輕人對老人的“數字反哺”,不僅需要提供操作層面的指導,更需要給予老人情感層面的鼓勵。尤其是在家庭中,通過教會老人使用智能設備,既能夠促進家庭關係的和諧,也能帶領老人順利融入智能化時代不掉隊。


  從社會層面來説,探索新興養老服務方式,營造信息無障礙的良好氛圍,開發適合老年人使用的服務系統或智能設備,在社區內開辦智能設備培訓班等,都能為老年人的日常出行和外出辦事保駕護航。


  線上線下的協同配合,可以幫助老年人邁過“數字鴻溝”、越過“數字陷阱”,讓老年人跟上時代步伐,享受數字生活,真正實現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樂。


掃碼閲讀


專題新聞列表

網友留言評論